FairySarah

我搬进飞鸟的眼睛 看路过的低调的风

当朴灿烈讲到外接圆和内接三角形的时候边伯贤忍不住地想这真是太不公平了!

 

一个三角形只有唯一一个外接圆,而这个圆圈却有无数个内接三角形。

 

真是真是太不公平了!

 

你是我的唯一,我却只是你的无数分之一。

 多可笑的不对等关系!

 
边伯贤趴在桌上,撑着脸望着讲台上的朴灿烈。

他今天穿了灰色的条纹西装,皮鞋,头发梳了上去,他总是这样正式。

他染头发了?还是黑色比较好看。

只有三分钟就下课了!?

他笑了!噢,他的笑容就像是贝加尔湖的涟漪。



我真是悲惨,边伯贤突然觉得。

边伯贤撇撇嘴,看着黑板上不知道讲到哪里的解题过程,突然没来由地想:讨厌的不对等关系。 
 


评论(5)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