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irySarah

我搬进飞鸟的眼睛 看路过的低调的风

所以计划生育的重要性啊
都成灰灰了
我真的爱他们

新年快乐呀

想写年末仙子灿妮和年初仙子小贤的甜甜又忧愁的故事!

2017和2018的过渡让我的仙子们又重逢了!唠唠叨叨哭唧唧的灿妮和凶巴巴其实超级柔软的小贤!确实哦,我的2017有太多太多和2018嘱托的了。


12.13

今天对我们来说到底是什么呢

南京大屠杀,我对他的印象甚至仅来自课本

有多少人清楚的记得这个日子,记得那些历史呢

我整个班级不到四十人。几个早上看到了地铁报纸的标题 噢,今天是公祭日;几个下午体育课看见广场上降半的国旗,需要思考,哦今天是南京大屠杀公祭日;更甚者一天就这么过去了,12.13这四个数字没在他们的脑子里激起哪怕丝毫的浪花。

这只是八十年前的事。

三十万,密密麻麻一整面的墙,其中包括多少不会走路的娃娃。到今天,也该都是老人了。

看到一个老人的话,他说,我有两个家,其中一个在墙上。

12.13





其实哦。身体的死亡不是终结,也没有那么可怕。

真正可怖的,是从所有人的记忆中消失。      

那样,你在这个世界就真的没有痕迹了

那是终极死亡。

当朴灿烈讲到外接圆和内接三角形的时候边伯贤忍不住地想这真是太不公平了!>︿<

 

一个三角形只有唯一一个外接圆,而这个圆圆却有无数个内接三角形。

 

真是真是太不公平了!

 

你是我的唯一,我是你的无数分之一。

 可笑的不对等关系

 
边伯贤趴在桌上,撑着脸望着讲台上的朴灿烈。

他今天穿了灰色的条纹西装,哦,袖口蹭到粉笔灰了。

嘶,又染头发了?还是黑色比较好看。

怎么只有三分钟就下课了!?

嗷!他又笑了!

边伯贤撇撇嘴,看着黑板上不知道讲到哪里的解题过程,突然没来由地想:讨厌的不对等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