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irySarah

我搬进飞鸟的眼睛

沈巍被绑在石柱上的时候在想什么?

——他还没来


“赵云澜,你要以不变应万变。”

沈巍想起这句话只觉得好笑,嘱咐按兵不动的是他,盼望着盼望着的也是他。多少年的压抑隐忍,在赵云澜面前都支离破碎。

什么以不变应万变,什么群众安危?混沌处大煞无魂之徒于今日心系天下苍生?
什么私情还是大义,他从无这些取舍,这些与他又何干?

这些于他,不过是隐匿在黑色骨血下的缥缈罢了。


他要的,自始至终只有心尖上那一人。

新年快乐呀

想写年末仙子灿妮和年初仙子小贤的甜甜又忧愁的故事!

2017和2018的过渡让我的仙子们又重逢了!唠唠叨叨哭唧唧的灿妮和凶巴巴其实超级柔软的小贤!确实哦,我的2017有太多太多和2018嘱托的了。


身体的死亡不是终结,也没有那么可怕。

真正可怕的,是从记忆中消失      

那样,你在这个世界就真的没有痕迹了

那是终极死亡